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享,态度 ·~~

—— 十年太长,五年;如果可以回到五年前,你最想对那时候的自己说什么?

 
 
 

日志

 
 

降维攻击与世界下坠——当《三体》法则照进互联网的现实  

2016-12-23 19:41:22|  分类: BigDat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股悲观情绪在互联网业蔓延,一群自称为“心理阴暗”的从业者,纠结于那些没有底线的竞争、大公司的抄袭、小公司不再创新、最终生态的破坏。这些都与当下大热的科幻小说<三体>不谋而合。这本书里,地球人面临来自更高等文明的进攻,不得以而适应残酷的黑暗森林法则,奋力搏斗,但最终与敌对星球同归于尽。
      在第一期<产品家>沙龙上,四位互联网人讨论了行业现实与星战中黑暗森林法则和降维武器的关联,以及如何解救的方法。这四位分别是KPCB管理合伙人周炜,纵横中文CEO张云帆,金山网络CEO傅盛,创业家杂志社长牛文文。主持人是<产品家>沙龙发起人程苓峰。
       周炜:
人类会变成蚂蚁?
“中国诅咒”无可避免。
生命必须扩张,大公司也是一个生命。
       科幻小说本质上必须是哲学小说。因为科幻的想象力让你能够在时间、空间上来回变化,这就会涉及到人类终极问题:生命从哪来?到哪去?意义是什么?第二,科幻必须关心存在于内心深处的人性。当地球人争相杀死同类抢夺飞船时,这是非常发人深省的。接下来就必须有第三点,科幻要架构庞大,思维没有疆界,时空横亘全宇宙。这一点跟互联网极为相似。如果没有防火墙,全世界的人都通过Facebook联系到一起。
      互联网跟科幻里的宇宙是相似的。先看看<三体>讲的几个原则。第一,物质总量是固定的,不会多也不会少。市场就是这样,竞争就是为了获得有限的用户、市场、和利润。
      第二,生命的本性是扩张的,任何一种生命能活到今天,它的DNA遗传密码让它无论如何要把DNA传递下去,如果没密码或密码不够强烈,物种都死了。任何一种生命都有强烈的扩张感,不管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包括在座每一个人。人类为了逃离地球而互相攻击,抛弃文明的道德底线,完全没有负罪感,这是为什么?我觉得生命在其基因深处的一种传递原则要远远强于文明所形成的道德原则。
      以腾讯为例,它非常强大。在中国这个范围内,物质快要被占有完了,就继续在最边缘的地方去抢占。而在这些地方创业的小公司就问质问:我这么小,你那么大,为什么要抢占我的地盘?但,这就是腾讯必须要增长的动力。大公司都一样,它像一个生命一样,必须要找物质。最近我很高兴看到,我美国的同事都开始用微信用得很好。恭喜腾讯,你们开始向国外抢占物质了。
      另一个改善迹象是大公司最近两年更愿意并购。之前大公司不并购,生态链是缺失的。风险投资要退出就必须IPO,要IPO就必须死撑,不断的一轮一轮地砸钱给企业让它做到足够IPO的规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现在大公司都开始并购,风险投资和创业企业不一定要一条道走到黑。这样生态体系就繁荣了。
      第三个是技术爆炸,即使技术的突变会快速把老的技术淘汰掉。这是新公司和小公司快速打败大公司和旧公司的机会。互联网里就是这样,新模式不断颠覆旧玩法。
      第四是猜疑链。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个体会有巨大的力量。人类的工业革命从开始到今天,从蒸汽机到人类探索外太阳系和核武器,从宇宙的角度看这个速度太快了。当我担心你的技术爆炸快速超过我,就会导致不沟通,直接攻击。互联网领域也有这个问题。Myspace,4年前还很火,现在谁还记得?它只值3千万美金。在中国,某些公司直接的大的战争,都是因为相互猜疑,擦枪走火导致的。
      人类再过50年,技术再发展,很有可能把一支笔加速到光速,发射到月球,月球就毁灭了。假如个体掌握了这个技术,或者是霍金提到的生物化学武器会毁灭地球,个体就能造成巨大的灾难。所以<三体>也讲到,文明能最终走到更深的层面,只有一种可能性,这个文明的体系像一个蚂蚁和蜜蜂一样,个体无意识,集体有意识;每一个个体的力量不会超出群体。但人类目前的状态是,个体有意识,集体无意识。
      最后讲一下降维攻击。文明之间是分维度的,比如地球在三维,但最高可以到十维的星球。低维看不到高维,高维看得到低维。降维就是把你从比如三维瞬间变成二维,从人变成蚂蚁,瞬间就失去战斗力了。
      互联网也是这样。互联网的免费,包括有版权的音乐视频去都全部免费,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家外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能够成功,这叫“中国诅咒”,为什么?因为在中国已经经过降维攻击,从三维变成二维,那些在美国市场这个高维世界里生存的物种在这里没法生存。比如,人能靠泥土或者垃圾活下来吗?但蚯蚓和蟑螂能。
      电子商务和团购,都是好模式,但在美国有20%毛利在中国就只有5%。这是大家恶性竞争的结果,结果就是大家都认为电商是不赚钱的,是天公地道的。竞争打到这种状况实际上也是降维。拿京东为例,电商的竞争最后变成物流,后台设施的竞争,而不是卖货的竞争。变成一个后台体系的重资产的竞争,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程苓峰:中美两边的市场维度不一样?是什么导致的?
      周炜:在一个不成熟的市场或者黑暗森林那样的环境,就存在猜疑链的问题。以致每一方都迫不及待的要降维攻击,晚了就被灭,所以大家都随便用。美国大量电商都是传统企业出身,前25名里有23个是传统零售商,他们有规则,不会这么竞争。但中国以纯电商为主,一开始就没有疆界,没有规则和底线的约束。
      张云帆:
      大公司:我毁灭你,与你无关。
      小公司:千万不要暴露,也不要轻易被收购。
      集权优于民主。
      宇宙中每一个智慧生命都是猎人,猎人就是要隐藏自己,一旦暴露,就会被消灭掉,那些隐藏在黑暗森林里的其他猎人或者豺狼会毫不犹豫点杀你。经常看到很多同学抄袭美国某一个产品,很着急见记者或者找投资人,觉得特别爽。这很危险。
      多玩YY现在是互联网最大的语音产品。但它在创立之初就很明确将来是QQ的直接对手,所以发展过程中从来没有对外叫嚣过。直到做过了用户同时在线1000万,这时候腾讯才发现这是个庞然大物,要在一两年内压过YY就已经很难了。对比一下,看看米聊。我用的时候是7月,当时米聊叫的很凶。结果腾讯的微信很快就跟进了。到11月时,我QQ和手机上一共1800个好友已经有三分之一也就是600人在用微信。这太猛了。现在还在米聊的,基本属于二逼青年。所以创业公司,不要暴露自己。
      第二条法则,物质是有限的,用户时间是有限的,手机屏幕的空间是有限的,不可能两个产品同时存在或者同时强盛。没有和谐世界,没有共赢。互联网的竞争一开始就注定是资源的竞争。当你发现有对手的时候,消灭他不要犹豫,因为他消灭你一样不会犹豫。<三体>里讲的,高维文明灭绝低维文明的心态是:我毁灭你,与你无关。大公司毁灭小公司从来不会考虑你的感受:我要占领这个市场,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第三个法则,一定要有自有地盘,不要轻易被大公司投资。有个朋友做了一个小公司,可能是出于绑上大船发展更好,也可能出于想套现一笔,被大公司控股了。结果就不是很好。在<三体>里,为什么人类不能坐着飞船逃跑还能延续人类的文明?因为建立在星舰上的文明没前途,因为你的载体无根,没有足够大的社会,缺少资源,没有家的概念。没人认为飞船是自己的家,大家认为地球是自己的家。做公司也类似。你被控股了,大家会觉得我们公司已经卖了,跟我们没太大的关系,不是我的家。
      但凡没归属感的产品、依附别人的,往往竞争力是不够的。做产品一定要想好,我们的地盘是什么,哪些是我们的底线,不要想着跟着别人就有吃有喝。
      第四点谈技术爆炸。为什么高级文明会警惕小的落后的文明,为什么大公司想控制小公司,因为潜在的巨大威胁。当出现一个技术爆炸的时候,往往是小公司受惠更多,实现技术突变的可能更大。互联网出现了,传统的像IBM就受益不大,平板电脑出现了,像一些老公司没挣到一分钱。技术爆炸是小公司的机会,大公司明白这一点,所以要碾碎你。技术爆炸的时候,做产品的不要闷头只看脚下,要关注,往往就可能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一些做无线的朋友,前两年盯着山寨机,盯着塞班,但苹果和Android起来后,一夜之间老系统就没什么用了。如果早做转型就完全不同。
      第五点,讲集权优于民主。我们做产品时经常听到下面的同学有很多声音,说老板你为什么不听意见?说我们为什么不民主决策呢?他们觉得一个公司群策群力,事情就容易成。但在<三体>里我很喜欢一个人,他为了达到拯救地球的目的杀了很多人,该杀人时一秒钟都不需要考虑,这样一个人怎会有人喜欢呢?但就是这个人两次判断都是正确的。如果地球按照他的方法,就得救了。
      公司需要有一个人,愿意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同时有足够的力量。就像<三体>中的“面壁人”,不用为任何人汇报,可以动用任何措施甚至杀人,这样能使其战略不被暴露而最有效率的执行。
      我做产品,习惯是我决定了就这么干,就一定要这么做。我坚信集权大于民主,如果自己不能坚定我是对的,这个产品成功的可能性非常低。往往少数的偏执的产品经理做出来的产品会非常成功。民主只能得出中庸的结果。集权以高效率得出极端的结果。而宇宙战争和互联网一样,只有生与死两种结果,中庸一定会死,集权有一半的机会。宇宙战争和互联网里,不容忍中庸。
      这是我的观点,不一定正确。
      第六,降维武器,其实说的是低维度的竞争更有效,更直接。比如价格战,我先融一亿美元然后免费,钱少的就先死,你怎么玩?比如中国互联网竞争里面,弹窗、拦截邮件。而在美国大家都很干净。如果一个美国公司在推荐某个领域产品,对手也有他自己也有,美国公司会并列,让户自己选择。而中国公司一定会屏蔽掉对手。所以大家做产品的一开始就要想明白将来要面对这个残酷的竞争,别清高。要先想清楚,人家这么玩,你玩不玩得起?
      举个实际的例子。盛大文学做的是正版生意,但盗版市场的收入规模几乎是正版的十倍。现在盛大文学上市都有困难。我的一个公司跟盛大文学的业务很接近,实际上我一开始会想盗版的问题。方法就是一开始就跟盗版谈,我和他合作一个产品,一起赚钱;这样我们的作品就没有盗版了。做产品的时候,一定一开始不要抱着美好的理想。
      傅盛:
      生态在枯竭,宇宙会毁灭?
      速度为王,大公司的信息处理速度慢于互联网的发展速度。
      二维是执行,三维是战略。
      第一个是技术爆炸,在互联网时代特别明显。今天的小公司转瞬之间就成了大公司。我当年做360安全卫士,大概只有10个人的时候,这个产品就引起了马化腾的注意,当时就想收购。对小公司的警惕性非常的高。但你知道马化腾和周鸿祎都是非常强势的人,一个是想低价收购,一个是想高价卖。这是一个小小的波澜,没有想到最终引起了大战。
      宇宙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可怕,可能会毁于战争。宇宙原本是多维世界,田园一般,大家生活快乐。但在彼此消灭的过程中破坏生态,没有底线,手段越来越残忍。就算是十维的高等文明也在降维的战争后跌落到三维,最后是二维。每个文明都回到了蚂蚁的时代。
      现实的互联网正在遭遇这个结果,大公司抄袭创新、恐吓用户,小公司不愿意投入,大家的创新力和竞争力都衰竭,速度变慢,整个生态枯竭。可能大家会忽视的是,其实大公司自己也会变慢。客观的事实就是,大家为了不被别人威胁,最后就威胁到自己。拿腾讯来说,5年以前是做什么灭什么,今天就没能力做到,电商、搜索等等都没做起来。当然微信这个产品很强,但我个人认为微信是意外之喜,这不是规律。
      第二点是速度为王。在黑暗森林法则的现实里,是不是小公司就没有了机会?我认为不是。原因就是速度为王。宇宙里面,光速其实很慢,使得信息不通畅。互联网里也一样,人的理解和思维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不管大公司怎么用黑暗森林法则针对社会,新物种总在不知道的角落里面出现。它们出现并且快速的强大,大公司想反身再打一枪已经干不掉它了。以前老有人说腾讯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阻碍,但我认为其实没有阻碍。因为整个互联网还在蓬勃的发展,也就是整个互联网发展的速度超过了大公司信息能够处理的速度。比如360也逐步长成大公司,但最近出了一个语音软件口信,就像一个小石头丢进池塘没有任何响动。
      所以在速度为王的互联网时代,小的文明和小的公司还是有机会。<三体>说整个宇宙会毁灭。但我是乐天派。
      第三点,互联网公司出现问题一定是内部先出问题。内部不出问题,都能找到发展之路。<三体>也是这样,坏在地球内部的反对党手上。所以小公司在面对大公司时,最大的机会是快速的实现技术爆炸,而且让你的研发不要被挖掉。大公司有一种办法,专门挖小公司核心的人。我觉得内部的人一定要看好,最核心的力量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第四个,面壁人计划。当人类发现所有的事情和设施都被外星人监控以后,一个很重要的决策就是面壁人,隐藏我的战略,不对任何人汇报和解释。苹果就是这样,它的保密系统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叹为观止。我们只知道苹果做手机,诺基亚当初也用各种办法探寻,也没有探寻到。直到发布那天我们才知道,而且永远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东西。
      另一个例子是小米。我两年前去过小米办公室,但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干什么的。后来终于有一天,雷军在漆黑的屋子里跟我说,要做一家公司叫小米,然后讲小米做什么。在这之前连我都不清楚这个计划。那两年雷军做UC和多玩的董事长,掩盖了他的真实计划。
      第五点,其实降维攻击,不仅仅大公司可以这么干,小公司一样可以干。其实小米就是一次降维攻击,在所有手机行业都暴利的情况下,不要利润,用这样的方式实现了口碑的传递。小米是互联网公司,它会用互联网的方式来赚钱,而不是通过卖手机赚钱。这个维度是传统手机商不会的。
      第六个,二维和三维的关系。<三体>讲到,二维动物很难理解三维动物怎么做事,他们的思考方式不同。做企业分为二维和三维,我认为雷军做金山时是二维动物,看财务软件挣钱就做财务软件,看杀毒软件挣钱就做杀毒软件,看网游挣钱就做网游。只看到业务功能的低级层面,像一只勤劳的蚂蚁,跟着面包屑跑。
      小米的转变是一次升维。雷军是看到了几个要素的合力。第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如果中国10亿人每个一部手机,就是个上万亿的市场。第二,市场的竞争其实不激烈。因为传统的手机商对“降维”不懂。它认为卖一台手机就要挣一份钱。但互联网厂商的思维是什么?不需要在每台手机上挣钱,有了足够大的用户群体,然后在这个群体上挣钱。第三,资本、人才、技术的结合,能在短时间内找出一个足够在这方面有执行力的队伍,并且融到足够多的钱,这是其他人很难做到的资源门槛。最后是产品原则,做一款极致的产品。小米内部设计了两台机器,到最后就发了一款,就叫小米,跟iPhone一个套路。
      程苓峰:公司里什么样的人适合做面壁人?
      傅盛:当然是CEO。CEO首先想到下一步战略是什么,没有想清楚或者没有做好准备就不要透露。还有就是张云帆讲到的原则,集中还是民主?不可能让所有人知道下一步做什么,你就是告诉大家要怎么做。如果一个公司内部不形成这样的氛围,就很难做好。要让每一个人都知道大的战略,我觉得很难。
      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和美国的互联网的一个差别,就在于黑暗丛林法则。Facebook、苹果、亚马逊,都是在想我如何做好一个点,让大家共生。这才是能大成的公司,后面都是靠整个生态链维持。今天腾讯开放、转身,也应该思考了这个问题。Facebook说一定不做游戏。但我们的SNS平台公司总是有各种的规矩,出尔反尔。
      牛文文:<三体>对我启发最大的,是中国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之前有个错觉,中国人做商业或者做科技只能复制或者只能伪创新,只能是黑暗森林。我觉得不是那样,刘慈欣创作<三体>所能达到的境界,我们其他人也能够达到,只要能够把中国人的创造力发挥出来,我们的商业和科技就能达到世界水平。
      问题是,到底什么环境才能使得人类的创造力发挥?是稳定的还是狂乱的环境?是一个个性化的还是集体化的世界? 我个人的选择是:第一,一定是民主、自由、个性的,一定是一种爱的、人性的,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你有多高的文明,文明的背后是人,假使商业和人性较量,最后赢的是人性。中国的企业和中国的商业不能是黑暗森林。
      罗振宇:降维的逻辑有没有可能被颠覆?美国式的非丛林法则,可能不可能出现?
      周炜:中国互联网公司做的那些事情,难道Facebook、Google、苹果不想吗?我觉得不是。公司作为生命的本性、它的DNA、它的扩张的本性是存在的。但被什么遏制了?美国是极度崇尚个人的社会,没人能够控制我的想法。社会每个人都相信民主和自由,根深蒂固的痛恨控制别人。所以Facebook不敢做。一旦做了,社会上的个体会很反感,会抛弃facebook,大家认为它是恶的代表。这一点来说,中国有没有可能改变呢?我觉得目前很难,整个社会对这种无底线的攻击没什么反感。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张云帆:第一,同意周炜。中国当前不太容易。上个星期韩寒写过一个文章,中国搞民主,首先请大家开车不要开远光灯。国民素质是这样。第二,我觉得有办法改变,重要的是规则。但规则的改变在今天中国也很难。第三,领先者的姿态很重要。我以前很喜欢谷歌,基本原则是不作恶。比如搜索引擎的结果里请不要把广告跟正常的结果混淆在一起,这个很重要。比如谷歌不会捆绑自己的产品,强行让用户用我其他的产品。这样的游戏规则建立起来以后,后来几乎所有的互联网产品都遵守。
      傅盛:在以前或者是国外,如果违规或者降维,你得到的惩罚是致命性的。今天的惩罚力度太弱,结果是保护作恶。我觉得谷歌不作恶,不光是内心不想作恶,而是如果作恶公司就完蛋了。
      观众:我专门做五金企业的电子商务。我的理念就是:利他多多,那利己还远吗?我坚信人性本善,做了11年,跟我混得好的中小企业千万富翁也很多。
      周炜:你的行业实际上边缘地带。在中国的环境,如果你这个行业的诱惑力足够,大家伙进来,被攻击一下你会发现内裤都没有了。
      张云帆:利他多多,利己还远吗?这是一个商业伦理。一旦有黑马闯入,有新规则的制定者或者强势的对手进入,你这一块要坚守非常困难。我个人角度,首先自己的公司能够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
      周炜:这个话非常有原理。一个核心的原则,西方政治学、经济学的原则:当每一个人在规则之内以自己利益最大化为目标,整体利益最大化的。
      傅盛:对竞争对手没法做到利他多多,那样做你就死了。如果是对客户,就是普世性的。我在今天相信黑暗丛林法则的同时还在创业的原因,是我相信产品至上。今天很多产品能够有降维的攻击力量,根源是在某一个阶段它是非常利于用户的,在这个阶段积累了大量的资源和用户对他信赖。所以后来才有降维攻击的资格,这本身也是一种透支。透支完了它就会完蛋。
      观众:实际降维攻击是双向的,没有说三维一定战胜二维。
      傅盛:免费是不是降维攻击,真正降维是跨越底线、践踏道德做的事情。免费是商业模式的不同,免费的公司也很挣钱。比如地沟油,有一家用,这就是降维攻击,其他家就要跟进,否则成本吃不消。最后整个市场就降成了全是地沟油。地沟油之后就是苏丹红,然后就是毒牛奶。
      周炜:被当年互联网的免费大潮培养起来的第一代用户,现在已经成为零维的用户,因为他们不愿意为任何的互联网服务付费。
      观众:今天参加这个会我发现有很多人跟我一样,读过<三体>之后觉得世界观很阴暗,很难过,不想活了。但痛定思痛,还得好好活下去,未来还是美好的。文明的程度跟你的活动范围是成正比的,食人族当不了海盗,海盗也不可能到月球上探索,黑暗森林法则只在一定时期和一定地域存在。问题是:互联网的未来是处于巨头的时代还是属于小型创业者的机会更多?
      傅盛:我觉得文明的善良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你去接触一些公司的高管会发现他们都很善良,内心的善良和自己文明发展的诉求是无关的。他的善良,跟要不要消灭你没有关系。企业竞争不存在善良。
      周炜:攻击的双方都是善良的,但基因里面有群体生存、传宗接代的需求,这个需求会造成扩张,善良也没办法。哪些领域有机会?起码在十年、二十年还有很多机会,solomo,就在这玩吧。
      张云帆:至于机会,不要跟风。你是一个研究古董的,你做这个就有机会,你是研究皮影戏的,做这个有机会,你的兴趣在哪里,擅长在哪里,哪里就有机会。在热门的地方,比如电商,我坦白说没有机会。
      程苓峰:你的兴趣就是你的机会。
      申音:有没有可能我们坐下来谈,建立一个秩序。既然我们知道核武器很可怕,你有我也有,那签订一个条约和平发展,可能吗?
      张云帆:每一个大公司都这样想:如此下去我们将一统天下,天下大统之后我们再重组规则,重造盛世。但前提是一统天下。天下如果不能一统,就是同归于尽。
      冷战之所以维持,不是因为武力不够,而是武力太强。没核武之前,谁的飞机坦克多,谁就能争霸世界。现在地球的平衡完全是核威慑带来的。但互联网迄今为止,坦白说除了QQ以外,谁也没掌握核武器。但有没有人说不率先使用核武器?好像没有。上一次大战,大家都知道有一家企业的软件一夜之间被卸载了3000万次。每个公司心里那个最后的蓝图不一样,大多数强势的公司画的都是自己会赢。
      傅盛:坐下来谈制定规则是不可能的,最多表面和气一下,马云还是想让百度睡不着觉,腾讯还是想360什么时候完蛋。所有商业公司真正能做出某种改变的不来自于自我约束,而是利益诉求。今天腾讯做一些改变,是因为原来的策略走不下去了,增速从每年80%降到40%。如果策略不改变,会一直滑落下去。
      Facebook只有腾讯的一半的人,和腾讯的用户量基本一样,Facebook没上市,但市值是腾讯的两倍。大公司要做好小公司的每件事情,事实证明不可能。就算有腾讯、360这样的大公司,我相信新的力量还是会出现,根本按不住。新兴公司对传统公司颠覆还会不断出现。所以大公司必须转型,从以前的帝国思维变成产业链思维,否则增长一定会出问题。就算有百度那么好的商业模式,但其实除了搜索、贴吧之外也没有什么新产品,出现了大公司的疲态。
      程苓峰:大家在争论对行业的发展或者宇宙的未来是乐观还是阴暗。其实第一,佛经里面有说,佛的经典最终会被灭掉一本不剩,第二,很多僧人都在把经书刻到石头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会毁灭,期望刻在石头上的佛经可以被未来的人类发现。就算最具人文关怀的这些宗教,对世界的未来都是很悲观的。但他们还在认真的做。船会沉掉,但你可以选择,让自己的心得救。

【from http://site.qudong.com/2012/0209/110958.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