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享,态度 ·~~

—— 十年太长,五年;如果可以回到五年前,你最想对那时候的自己说什么?

 
 
 

日志

 
 

硅谷崛起三大秘密:斯坦福、冷战与失败文化  

2012-04-05 18:34:51|  分类: IT/Ne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硅谷崛起三大秘密:斯坦福、冷战与失败文化 - 乂乂 - 一个人,一支烟  ·~~

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

“我已经足够成功了,也不需要再继续工作;退休了之后,我只想帮助年轻创业者,传承硅谷的创业文化”,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笑了起来。这里是布兰克在加州Pescadero的巨大农场,附近是美国海景最美的一号公路,碧海蓝天阳光灿烂。毫无疑问,这位老人是个非常成功的创业者。

1978年来到硅谷后,布兰克在21年间创办了8家创业公司,积累了巨大的个人财富。但他的成就并不仅限于财富,退休之后的他在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等知名学府讲授创业课程,影响了硅谷的数代创业者。

他的《硅谷秘史》(The Secret History)被公认是研究硅谷历史的最佳著作,他的创业著作被全球创业界和投资界视为必读著作。《圣何塞水星报》将他评为硅谷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哈佛商业评论》称他是当代“创新大师”(Master of Innovation)。

作为创业课程大师,布兰克很善谈,谈到硅谷历史与文化是滔滔不绝。在他看来,硅谷成功有三大因素:斯坦福大学、冷战、宽容失败与崇尚回报的独有文化;创业如同作战,需要迅速反应和果断决策;移动互联网改变了创业环境,苹果没了乔布斯会出现滑坡,而中国复制硅谷模式并不可耻。在新浪科技的面前,布兰克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

斯坦福、冷战与失败文化

故事从哪儿开始呢?我曾是军人,在美国空军服役,越南战争的时候我修过飞机。越战结束后,我在1978年来到硅谷,开始了自己21年的创业生涯。硅谷对来说,意味着一切;我的成功和荣耀都来自于这里。我爱硅谷,也希望努力回馈这片土地。

硅谷真的不大,从旧金山往南到圣何塞的一个狭长地带,地图上你找不到硅谷这个地名,在美国地图上也不起眼,但这里却是全球的创新圣地。我把这种区域经济称为集合体(cluster),正如好莱坞是电影的天堂,纽约是金融的中心。

硅谷的成功不是偶然,这是一系列因素和事件共同促成的结果,是在政府的规划和推动下,诸多专业科研人才和创业人才共同努力的成就。纽约、西雅图、芝加哥都有创业和科研团队,但这里的人文环境、创业氛围、冒险精神是独一无二的。

硅谷的荣耀首先要归于斯坦福大学,归于前副校长弗雷德·特曼(Frederick Terman)。当特曼来到这里的时候,斯坦福还不被认为是一家顶尖的学府。是他在1951年创办了斯坦福工业园区,改变了斯坦福大学以及整个硅谷。我对特曼教授的敬意无以复加。

大多数大学都不认同教授经商,认为商业活动有悖于学术精神。但特曼不这么想,他认为赚钱是好事,他鼓励教授和学生在硅谷创办公司,不仅要在斯坦福进行学术研究,更要将学术成果直接转化为商业产品,推动整个地区的发展。

特曼或许是第一位在商业公司担任董事的大学教授;硅谷最早上市的三家科技公司,他都担任了董事席位。在他的带头作用下,斯坦福的教授纷纷在外创业或兼职,学院还为学生创业提供了各种便利条件;雅虎就诞生于斯坦福的实验室。

硅谷成功的第二个原因可能不为人知——冷战。是的,在美国与苏联的冷战阶段,按照美国政府的规划,斯坦福重点研究潜艇导弹的芯片技术和信息工程。斯坦福当时有一个400人的武器技术研究团队,从美国军方获得了大量资金与资源,吸引了大量工程师来到硅谷。

特曼在二战期间就曾负责领导美国军方的秘密科研团队。来到斯坦福后,特曼带来了自己科研团队的大部分人员,利用自己的关系从美国情报机构获得了资源,从事微波和电子工程学的研究。这就是硅谷集聚大量科研人才的幕后因素。

伯克利大学也是非常知名的学府,但伯克利和斯坦福的文化却截然不同。在冷战期间,伯克利大学负责研究的是核武器,极度保密的文化让伯克利的科研人员很少能够外出创业,将学术成果用于商业运转。 我也爱伯克利,但那里不属于硅谷的一部分。

硅谷独有的文化也是这里成功的第三个原因。在美国,加州远离传统的东海岸文化圈;很多人从美国各地来到硅谷创业,远离自己的父母家人。在这里,他们没有传统家庭因素的干扰,不用担心因为创业失败而蒙羞,因而更加具有冒险精神。

我爱硅谷,这里比任何地方都宽容失败,我们把创业失败者称之为“有经验的人”(Experienced),投资者甚至也会更青睐他们。怕什么呢?投资者90%的项目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他们也是不断的失败才获得巨大回报。只要你懂得吸取经验,硅谷就欢迎你再次失败和成功。

硅谷还有更重要的回馈文化(Pay it Foward)。如果你创业成功,那你更有责任去帮助那些刚刚起步的创业者,来回报这个生态圈。当我年轻创业的时候,我向很多人寻求过建议和帮助,得到了成功者的无私提携,他们没有问我要过金钱或是股票,完全是免费的。

很多创业者成功之后转型成为投资者,这同样是在帮助下一代创业者,让硅谷的生态系统可以继续顺畅运行。但我喜欢和人交流,分享自己的成功创业心得和智慧;对我来说,讲授创业课程更有成就感。

创业过程如同作战

我曾经是名军人,我为效劳国家而自豪,而且我的创业生涯也从服役经历中受益匪浅。当你经历过战争,在混乱危险环境下生存过,你就知道反应迅速、果断决策的重要性。这也是一名成功创业者的必备素质,因为创业和战争一样是在信息不充分和巨大压力下生存的过程。

创业者必须具有责任感,具有强大的抗压能力,领导整个团队前行。当我退伍之后来到硅谷,在第一家创业公司工作的时候,员工和客户都曾经因为各种原因对我咆哮;我对自己说“你必须应对这一切,这和作战真的没什么两样,干得不好你就会死去”。战争经历对我创业的影响和帮助,远远甚于其他任何文化因素。

后来我讲授创业课程,也是训练创业者的个人性格。你能否对变化做出迅速反应和决策,能否承受压力和失败,是一蹶不振还是无畏前行,能否始终具有激情和关注力,能否将创意转化为实际行动?这些都是创业成功的必备因素。当然,你还得有运气!

所有的创意都是假说,不管是什么想法,都是对市场需求的一种假设。我在斯坦福授课的时候,要求学生在6个月内打造出实际产品,推给顾客获得反馈,经过不断的测试和改进,最终拿出市场认可的产品。这种模拟过程对创业者帮助巨大。

具体的创业因素千差万别,我能分享的只是怎样去应对创业过程的各种因素。创业者可以虚心接受建议,但不要成为别人想法的奴隶,因为最终创业的人是你自己,是你在最终决策,别人可以给你启迪,但你必须有独立的想法。

30年前我创业的时候,信息还是非常匮乏,如果你足够幸运,你有机会和成功者喝杯咖啡,得到他们的指点和建议。而现在我们有太多的信息,互联网带来了海量甚至相互矛盾的信息。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一方面是我们现在有更加系统的创业氛围,可以帮助年轻人减少风险。

中国复制硅谷不可耻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这也彻底改变了硅谷创业的环境。不需要大量资金也可以改变整个世界,智能手机让用户基数扩大到上亿级别,创业者可以24小时触及全球数亿用户,这是之前所无法想象的。现在的应用开发商,只需几个人和几个星期就可以改变命运,《Draw Something》就是最好的例子。

泡沫确实是存在的,这是好事,只要你不是最后接盘的。科技行业的泡沫有积极的一面,更多资金流入创业公司,可以带来更多新技术和产品。而且现在的泡沫和十多年前完全不同,当时数十家公司尚未盈利就疯狂估值上市,那就是欺诈投资者。

而现在的泡沫只是因为创业公司的营收尚未达到相应级别,按照用户基数来看,他们的估值仍然是合理的。而且现在的资金来自风投,Facebook和Twitter的估值很值得,这种泡沫不是什么坏事。

不用多少年,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智能手机,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会直接跳过PC时代,步入智能手机和平板时代。微软在PC时代地位毋庸置疑,但他们错过了智能手机和平板的机遇。PC时代已经过去,虽然微软也在努力追赶,但他们在新时代的地位不可能和之前同日而语了。

苹果是全球最为强大的科技公司。没有了乔布斯,他们还能保持2-3年的领先势头,但之后可能会出现滑坡,就和当年盖茨在微软隐退一样。当创始人离开科技公司的时候,科技公司能否保持创新势头是个很大的疑问。

苹果、甲骨文、亚马逊和微软,都是在创始人手中通过不断革命性创新达到行业的巅峰。当创始人离开之后,公司依旧可以保持很强的执行力,坚持之前的成功战略,但创新的动力也会出现枯竭。虽然不是每家公司都这样,但这的确是普遍现象,创始人离去对科技公司来说不是什么好迹象。

我没去过中国,今年打算去北京和上海看看。我很看好中国市场,未来几年苹果与谷歌的移动平台争夺,中国等新兴市场会成为关键阵地。中国也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创业中心,这里会成为美国之外最重要的科技中心。当然,中国科技行业的成功还取决于科研实力、创业文化以及政府监管等因素。

我知道中国很多创业者直接抄袭硅谷的成功模式,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耻的。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科技行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复制外来的成功模式是很自然的现象。第一代创业者进行复制,第二代创业者才是创新的一代。日本很多年前也是一样,现在的俄罗斯同样如此。

中国的竞争环境或许比美国更为激烈。这就像是一百多年前的美国,无序化市场竞争是第一步,当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竞争规则才会逐渐成形,需要政府来制定规则。中国的市场经济步伐已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出色,或许不用多久,硅谷也需要学习中国的模式。

尾声:一个小时的采访很快过去,满头白发的布兰克毫无疲惫的神情。最后,他以平静的语气结束了专访:“我个人的成功不值一提,如果我的经验和智慧可以给年轻人带来帮助,那会是我最为骄傲的成就。30年前我们是先行者,30年后扎克伯格他们是传承者,再后来还会有新的一代。创新的步伐不会停止,创业的旗帜继续传承,而荣耀属于整个硅谷。”

[原文链接地址:硅谷崛起三大秘密:斯坦福、冷战与失败文化 ]
  评论这张
 
阅读(6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