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享,态度 ·~~

—— 十年太长,五年;如果可以回到五年前,你最想对那时候的自己说什么?

 
 
 

日志

 
 

由头来过:从零开始重建人类文明  

2011-07-06 21:3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如今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由历史中的许多巧合组成的。假如我们重头开始仔细思考认真选择会怎样?

人类在短短的几千年中建立了非常了不起的文明:城市,交通网络,政府机构,巨大的由各种专业工人组成的经济体和绚丽多彩的服饰文化。然而一切都只是随性的作品,而非理性思考后的设计——实际上每一代人都只能在前人的基础上做到尽量好。结果就是,回过头来看,我们似乎被困于前人的错误之中。举例来说,有哪个明智 的工程师,会故意设计出像洛杉矶这样疯狂扩张,低密度的大都市?

假如我们可以重新来过。想象一下文明版本1.0明天全部蒸发,然后给我们无限的人力,合作的民众 - 当然最重要的 - 我们已经积累好的各种知识--- 怎样行得通,怎样行不通,以及如何避免那些无法纠正的错误。如果你有这个机会从零开始重建人类文明版本2.0,你会做怎样的改变?

由头来过:从零开始重建人类文明 - 乂乂 - 一个人,一支烟  ·~~

重新设计人类文明是一个严峻的工作, 而且完整的蓝图会过于庞大,就算每个人在每件事上都想法一致,也不是几页的杂志就能搞定的。然而,无所畏惧地,《新科学人》着手开始探索了我们有些怎样的选择 ——去寻找那些对于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的一切做出挑战的激进令人激动的想法。 于是我们得到一张大改造清单 ——包 括怎样改造我们的生活,交通,怎样组织我们的社会 - 以及重新思考我们对于宗教,民主,甚至时间的认识。想象一个新的人类文明不仅仅是一个思想实验:这 样的思考其结论能指出哪些改变已经迫在眉睫,哪些大胆的矫正改变现在已经能够实现。

首先来看城市。历史上城市总是出现在当时最重要的资源周围 - 比如港口,田地或者矿物 - 然后杂乱无章地继续发展。比如旧金山就建立在一个极好的天然 港口而且在19世纪中叶的淘金潮得到了巨大的发展, 而巴黎则是由塞纳河上一个易守难攻的岛屿发展起来的。假设没有这些历史发展的限制原因,我们该怎样设计一个城 市?

从很多角度来说,城市是越大越好。大城市居住者,平均来说,比小城镇或者乡村的人更加环保(《新科学人》2010年11月18号刊,32页,这个应该特指 发达国家,中国肯定不是这样)。 正如美国新墨西哥州聖菲研究所的杰弗里?韦斯特和他的同事的研究所显示,通过比较不同大小的城市,他们发现加倍城市的规 模可以使得人均能源消耗,人均道路长度,以及其他一些资源指标减少百分之十五.而且加倍城市规模同样可以使其居住者的工资,资产(财富?),同事人数学院数量以及其他一些社 会福利指标有百分之十五的增长.简单来说,大城市事半功倍.

当然,城市大小是有一定限制的.比如,杰弗里?韦斯特指出,他的研究没有考虑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幸福指数.当城市不断变大,生产力不断增加,的同时也加快了 生活的节奏也加快了。犯罪率,疾病率,甚至平均的走路速度,也在城市规模加倍的同时增加了百分之十五."我想这对于个人来说并不是个好事情"他说,"不断追赶生活 的节奏,越来越快也许并不代表生活质量就会更越来越好。”

而且对于城市规模还有一个更加基本的限制:无论城市居住者多么高效地利用资源,始终一个城市始终需要有办法获得足够的食物,原材料和干净的水来养活所有人。 “水是消耗性不可再生资源里面问题最大的“,华盛顿特区世界观察研究所的主席克里斯托弗?弗莱文如是说,”我们能用可再生资源取代石油, 但是没有什么可以取代淡 水。“

不管大城市有多少好处,新文明将需要很多不同大小的城市,每个城市的大小要符合当地资源的供应量。也就是说,不会出现像凤凰城这样在鸟不拉屎的亚利桑那沙 漠中心建立的大城市...我们的大都市应该靠近好的淡水资源,最好还是沿海港口城市这样可以以便利用海运这样高效节能的运输渠道, 而且要靠近富饶的耕地。纽约, 上海,哥本哈根都符合这样的条件;洛杉矶,新德里(印度首都),北京就没那么理想了。

也许现代城市最大的败笔就是城郊(卫星城市,这个也是特指美国), 毫无章法地疯狂扩张造就了远离购物中心以及商业区的社区, 逼着人们用汽车跑来跑去。 “城市扩张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错误,”克里斯托弗?弗莱文(华盛顿特区世界观察研究所的主席)说。这已经成为北美大城市的主要扩张模式, 而且也是美国 人比欧洲人多用那么多能源的主要原因,欧洲城市都是将居住区和商业区混合让人们可以步行到达需要去的地方。

如伦敦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已经变相解决了汽车问题------让你没法开车(因为堵?还是太多单行线?这个不了解啊(因为堵,一条街可以堵一个小时,不过这个不用翻译上去?)),所以人们只好转而使用公共交通,或者走路、骑单车。但其实小一点的城市也可以通过合理设计解决这个问题。

城市居住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交通研究所的Mark Delucchi, 设想了同心圆式围绕中心商业区建立的社区, 社区居民可以通过步行或者类似高尔夫球车这样 的轻型车辆到达商业区(见图,图呢?)。“我们认为人们不使用这种低速轻型车辆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觉得这种车在正常的路上开太不安全了,“他说。为了避免这 样的顾虑,传统车辆以及卡车将走在不同的车道上,或者只在每个社区的外围行驶。

Mark Delucchi估计:为了让这种模式可行,居民需要住在中心区域3公里范围内,每个社区大概5到10万人口,同时社区由低高度的建筑组成以保 证舒适的居住环境。然后各个社区之间可以通过大规模公共交通连接,方便居民去其他区域工作或者来往其他大城市的景点。已经有些城市,如英国的米尔顿凯恩 斯, 以及阿布扎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首都(这里应指联合酋长国中的阿布扎比酋长国))中建立的理想城Masda,r在使用一些这样的概念了。

一旦大尺度上的基础结构建立完毕, 剩下对于每个社区的设计就可以交给社区内的居民和商户完成。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以前城市如何发展的。比如,磨坊建 立在河边以使用水利,工人的房屋就建立在步行距离内,而磨坊主把房子建在山上这样视野更好。但是在过去的两三几个世纪里,这种自然有机的发展模式已经被自上而 下的规划所取代,从而形成了像巴西的巴西利亚这样单调的无序扩张的城市,以及那些房子码得整整齐齐的城郊。

当今,在线社区网络让个人用户能以前所未有全新的方式协调合作。“我会将城市以“开源”的方式建立, 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进来,决定如何使用城市以及如何改变 它,”Carlo Ratti说------麻省理工城市规划师,Carlo Ratti提议:“正如维基百科一样。“ 以这样一种群策群力的方式人们居民们自己可 以建立“维基式”的邻里。比如一个企业家(个体户)想开个三明治店, 可以咨询当地居民以找到最佳地点。同样开发商和居民可以合作以决定新区域的房屋大 小,地点以及康乐设施------甚至,也许,可以决定道路和小径步行道的位置。

城市和交通革新之后,我们下一个问题就是能源。能源问题很简单,几乎每个人都同意使用可再生能源。“我们不好说全部都用太阳能或全部都用风能。必须两样都 有才会更保险”,供职于科罗拉多博尔德能效源智库---洛磯山研究中心的电力系统分析师莉娜?汉森说。这样可以保证可靠的能源供应。而且应该以小的分布式系统比如安置于房顶的太 阳能板取代大型电厂。这种非中心式的系统可以更好的抵抗如风暴或者恐怖袭击这样的极端事件。

莉娜?汉森估计建立一个完全利用可再生资源的电力系统,至少以现有的科技,将会比重新建立目前的化石燃料为基础的系统更加昂贵,但是在燃料上省下来的钱很 快就能补偿多出来的部分。当然,在我们的新文明中,能源价格高一点未必是个坏事,犹他州州立大学可持续发展科学家约瑟夫?泰恩特是这样认为的,因为能源在许多 制造业是成本的一部分,能源太便宜会使得所有的东西都变得便宜。“这会诱导我们消耗更多, 生更多小孩,消耗更多其他资源,让社会变得更复杂,“他说。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 生,约瑟夫?泰恩特建议能源价格应该人为提高。

另一个选择可以是让货物的价格如实反映他们的环境成本。如果化石燃料如实反映了全球变暖的成本(哎~俺超不buy什么全球变暖的理论的~结果现在还整天给人拿来说事(me too, 只要美国人少浪费电啥都出来了)),简单的经济效应就能让每个人都从根本注意提高能源效率并上更加节省使用另外的替代能源。

在建立文明版本2.0当我们重新认识经济的时候,我们大概应该改变用GDP来衡量经济是否成功这个做法。二战后各国主要集中在提高GDP,在当时来说以 GDP衡量经济这很合理,“那个时代,人们最最需要的是各种紧俏商必需品。他们需要食物,需要更好的房子,这些东西会让人们快乐,”俄勒冈波特兰州立大学可持续 发展研究院的Ida Kubiszewski说,“现在时代已经改变了。人们是否快乐已经不仅仅局限在这些物品了。“

相对的,我们应该考虑扩大我们的指标范围,包括环境质量,休闲时间,幸福程度---有些政府已经趋向于开始考虑使用这些指标。以“国内幸福总值”为导向, 人们可能更希望用生产力的进步来减少工时而不是增加工资。这样听起来也许很乌托邦(不切实际), 但是至少有些社会是将幸福置于物质之上 ---- 比如 不丹和北美西岸波特拉奇土著文明就会重新分配财产。“我不认为这种系统是反人性的,“罗伯特科?斯坦萨另一位波特兰州立大学的生态经济学家罗伯特科?斯坦萨说道。

经济之后,下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新文明将怎样组织政府。我们都认为某种民主制度是最好的,当然这某些细节也许值得商榷(见“终极民主“)。但是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是,我们需要划分多少个国家州?这里,不出所料,大家的想法都截然不同。

一方面,人类是在小的部落中演变而来的, 牛津大学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指出:我们仍然是以较小的群体应付各种挑战最为有效,比如150人的群体。政府单位以瑞士的行政區的大小能最好的维持效率,再大就不行了,他说。

另一方面,流动性的增加,通讯及科技的发展 - 以及70亿的人类总庞大的人口数量 - 意味着很多世界的问题已经全球化了。“假设一个报纸每十年出版一次,那它的 这个超级头条该怎么写?“波士顿智库Tellus研究院主席保罗?拉斯金问道,“这个十年一版的纽约时报将会关注真正主要的故事,而且它的头条题目是比如 ‘历史已经进入全球时代’这样子。”正如几个世纪前那些驱使中世纪的城市形成联邦事件一样,全球问题现在正驱使我们寻找全球化的解决方案(好像广告词 啊~), 他说。而且同样这需要某种全球性的政府组织,至少能够去设置一些个大的目标 - 比如:生物多样性标准,全球碳排放限制 - 以这些为标准各国可以制定他们 各自的解决方法。

到现在为止,我们所有的设计标准都指向一个目标--创造一个可持续的,公平的,可行的新文明。但是如果我们想要这个新社会延续下去,很多做可持续发展研究的人都强调了另一点:注意不要将新文明设计得过于高效。

历史上的文明比如罗马帝国或者玛雅文明在气候稳定期他们有着显著的扩张。文明的统治者们很清楚知道他们能做到什么 - 比如一条运河可以灌溉多少田 地, 又如应该留多少森林给下一代的建筑者使用。这些都非常有效,文明蓬勃发展直到气候变迁天灾降临。“结果他们最终使得的社会体系工作得非常高效,但是没有任何缓冲空 间,一旦环境开始发生气候变化,了他们的社会就变得建设过头了,“澳大利亚达尔文CSIRO的环境经济学家Scott Heckbert说,他利用计算机模拟了古代帝国和人民的衰 落。

最后,尽管,没有任何人类文明可以永久存在。每个社会都会以当时最为权宜之计解决遇到的问题,然而每当这个社会这样做时, 就增加了它的复杂性以及脆弱 性。“你永远不可能完全估计到你做一件事所带来的所有后果。“约瑟夫?泰恩特(犹他州州立大学可持续发展科学家)指出说,每个文明都种下播种了使它最终的毁 灭的种子 - 而且无论我们多么小心计划我们的新文明,我们最多只能希望延迟那不可避免的终结。
【原文地址:Starting over: Rebuilding civilisation from scratch
【from 内森?D?福克斯 人神之间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54190

  评论这张
 
阅读(9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