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享,态度 ·~~

—— 十年太长,五年;如果可以回到五年前,你最想对那时候的自己说什么?

 
 
 

日志

 
 

企业为谁而生?  

2010-12-28 19:5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献给《企业本质》(1937)一书的作者,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 庆祝他的100岁寿辰来临-12月29日。
企业为谁而生? - 乂乂 - 一个人,一支烟  ·~~ 
“物究何而存?Why is there something rather than nothing?”这个哲学界里难以解开的存在疑惑,到了管理人士眼里,则理解成为:“企业为谁而生?市场为何不完善这一切呢?”

如今,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都处于市场经济,而计划型经济给上世纪所带来了的金融浩劫依然历历在目。目前大多数人却仍旧选择为企业工作,他们没有周期性更换职业,而是年复一年地与同事,默默散发光和热,一起完成公司的“战略部署”使命。1840年,约翰·雅各·阿斯特所经营的美国毛皮企业,员工人数十分有限,但依然让他成为全美最为富有的人。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阿斯特的公司根本算不上是企业,企业应该是那些机构在经营的范围内,雇佣成千的工人,生产提供价值上亿美元的货物或服务。

引用D.H. Robertson(一个非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学家)的话来问,为啥这些“意识流岛”(个体,译者理解)会围绕着“无意识合作海洋”(企业,译者理解)生存呢?在经济学巨作《国富论》里,亚当·斯密斯描述过一段关于图钉厂劳动力分工的精彩片段,但却没有提及工厂老板或经理的相关信息。后期的修订者提及的更少,要么把图钉厂的故事直接省略,或者当作单调的黑盒。他们关注的焦点是‘小岛’,而不是那片‘海’。

谁能揭开这黑盒子里的秘密呢?

有一个人,真正做到了墓定图钉厂故事在核心经济学的地位,并以此庆祝他在12月29日的百岁生日。此人名叫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他的经济天赋晚年才被同行认可。1932年,当他还是21岁时,就在敦提的一次演说中首次提出关于企业的理论,可惜没人去听。5年后,他著书《企业本质》,销量惨淡。

“有心栽花花不生,无心插柳柳成荫。”1980年,科斯先生的一篇关于“社会成本问题”的无心之作,却在经济学界里引起广泛轰动。有趣的是,最后还形成了科斯阵营,其中包括他的学生,企业理论的充实者,奥利弗·威廉姆斯(Oliver Williamson,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来自维基)。1991年,已经80岁的老科斯才被授予诺贝尔奖。然而,他却未停止耕耘,与亚利桑那州大学的王宁(Ning Wang)合作的新书《中国是如何转变成资本主义》将于2011年面世。

他的核心理论是:削减市场化带来的高额运营成本是企业存在之根。以三项较为耗时操作为例,雇佣工人,谈判合作,合约实施;这些都会造成严重成本消耗。企业是用来长期维续业务的主要工具。有人质疑:如果市场化如此低效的话,企业为什么不会一直壮大下去呢?科斯回答了这个问题,企业的运营成本会随之壮大而不增长,竞争激烈度决定了市场与企业间的平衡关系:企业可以降低运营成本,而过于庞大会造成臃肿低效,缺乏竞争力。

那么《企业本质》能给今天的企业家带来什么新启发呢?先了解下该书背景:1931-1932年间,年轻的科斯对企业运营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利用上学所获奖学金在这3年间游历于美国中心工业地带。期间,他抛开书本,向商业人士求经问道,切身理解商业运作细节。当他的同学还在教室里对黑板上的理论苦思冥想时,他早已摸索出真正的经商之道。因此,靠实战摸索出的经验应该还是靠得住的。

科斯理论仍然可以用来解释现代商业上的许多难题。为快速扩张和高度多元化,越来越多商业集团采取兼并手段,如印度塔塔集团与土耳其Koc股份的联姻。许多西方观察员都模糊解释为早期资本制度遗留下来的问题。以科斯理论看,这是市场扩大导致运营成本增加。当企业间的平衡被打破,势必会导致企业向其他领域扩张。当资本投资回报与劳动力产能低效时,企业必然重新分配其资本投资,培训企业员工。

然而科斯理论仅仅针对运营成本问题,而忽视了企业执行力这方面。这导致科斯阵营与“资源为王”理论阵营的口水战愈演愈烈。(资源派)他们认为个体受雇于企业这一模式,不只是因为市场未能完善,而是企业很好地完成了这一角色:它能有效地利用各种市场无法提供的资源,如企业文化,和知识库等。企业能够用它独特的方式来组织生产,开发技术。不仅局限于满足市场需求,它们还积极开发新技术,开拓新市场需求。看来,科斯理论的“市场失效”原则需要增添一套新理论“组织缺陷”来支撑。

以上一切无疑会复杂化《企业本质》一书的观点。但却从侧肯定了科斯先生的学术精神:当它还只是伦敦经济学院的学生时,他选择去探索盒子里的奥秘,而不是忽视它;他选择去体验商业,而不是被理论所糊弄。对于那些冷门学科的学者来说,以科斯为榜样探索世界,难道这一要求很过分吗?

【本文由kyle.li独家授权给译言网使用,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商业或非商业使用请联系译言网】

【from 文/Schumpeter专栏 译/Kyle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88679/160386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