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享,态度 ·~~

—— 十年太长,五年;如果可以回到五年前,你最想对那时候的自己说什么?

 
 
 

日志

 
 

雕刻时光  

2010-11-26 09:4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雕刻时光 - 乂乂 - 一个人,一支烟  ·~~ 

  小学时候,穿着双面防水的多啦A梦,杵着长柄雨伞当做拐杖,被同学骗到陷进工地混凝土里,越来越深。天色慢慢暗了下去,却一点都没有慌乱,只是之后的害怕很清晰:怎么办?要挨打了。
  还有次被高年级的姐姐勒索钱,直到爸爸从天而降将我拯救。
  把窗帘披在头上学白娘子,疑惑手势正确为什么手上没有发出光。
  那时我总是有个想法,世界是为我所设的布景,遇见的人都很可疑大概是假的,就像我一哭,天会下雨。但终于,我发现我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我古怪的成长,伴着星夜窗外通宵的火车,那亮着一窗一窗的暖意、一级一级的铁轨,就像通往天堂的阶梯。苏格兰青年做着猜火车的游戏,并且令半个地球以外读高中的我成了一个愤青,用耳机将自己与世界相隔绝。我心里的文青和愤青经常坐在一起交谈,还会争执。有时前者赢,有时后者赢。     
  我喜欢考古学,想象踏入古墓那一刻呛人的气息和铜器幽幽的光芒。我喜欢人类学,我想和亲爱的列维·斯特劳斯一起去南美,怀揣着对食人部落的恐惧在雨林中支起帐篷,每天吃蜥蜴蛋和烤蜘蛛。我喜欢心理学,喜欢捕捉每一刹人类心灵不可思议的颤动。如果生活在二十年代,我可以穿着蓝布衫子黑裙子去游行,给鲁迅写信;生活在六十年代,我可以参加学运电影运动、摇滚运动,看安迪沃霍看切·格瓦拉。我一直期盼着外星人会来把我接走,有天能穿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登上霍格沃茨特快。
  我希望得遇知己,疯狂的不需要解释,只是拉起我说早就打包好了。我希望这个人帮我擦掉嘴角的果汁,不带厌烦只是笑笑。为此可以不在乎房子、纪念日和礼物。
  Find u,love u,marry u,and live without shame. 这曾经是我年少时代的最大梦想。在敦刻尔克香草色天空下,看白鹭惊起晚霞,看潮来天地青,日落江湖白。像《恋恋笔记本》里一样,建造小木屋,种花,写日记念给老了失忆了的你听;像白瑞德和斯嘉丽,这么同样霸道自私迷人的两个人。猪肉在寻找自己的粉条,肉丝在寻找自己的青椒。
  这是一个偏执狂的梦想。
  如果像编剧要求的那样这是一个悲剧,那就变成隐形的人,看你睡着,看你好好活着。
  直到,我终于肯承认没有the one,只有the ones。世界上有五千个人适合某一个人。只是刚好的在某时某地罢了。弗洛姆说,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失去这个人没法活,这不是爱,而是受虐依恋。可不再偏执于基数似乎也就不再那么珍贵。再见敦刻尔克,再见。
  又要浪漫又要清醒、温柔、不失怜悯,我的意见是,遇到该傻的时候,就不要太精明。不然看透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多遗憾,生命只有一次。
  可是,还有写作啊。让我可以有N种生活,成为任何人。
  是反戴鸭舌帽的彼得潘霍尔顿,是在悬挂着大大月亮下田野间偷吃火鸡蛋赤脚狂奔的郝莉,是自在起舞泼出酱汁的兰彻。自由,那么销魂蚀骨。
  生命的酸楚和喜悦都来得猝不及防。
  贤贤的奶奶患了老年痴呆,把儿子叫大哥,女儿叫小妹。随时藏起所有的吃的,因为怕被抢走。人老了,就会像孩子一样可爱吧?于是请照顾他们,一如他们当初待你。“贝贝(该贤小名)是谁呀?”“贝贝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 “我是吗?”“不是,你不是贝贝。” 来不及感动,立刻郁闷。
  豆瓣刚加入的小组叫骑鲸去冰岛,名字都这么清澈这么梦幻,漂浮在我的梦里,满足了心里的自闭情结童话情结,和不能抵达的世界。万物都有那么多道理,看的书越多,越是觉得自己浅薄无知;看的新闻越多,越是觉得心痛。无休无止的矿难、拆迁,怎可沉湎于小小世界小小情调而心安。
  温暖的阳光下,每个人在工作后遛狗,读报,带着小朋友荡秋千。不需苦苦挣扎,不需担心一觉醒来无家可归,可以去任何地方。我想,这就是自由,大概要很多很多年。
  Tom回英国的前几天,我说你要做什么,他说会去考人类学,也许教书,然后结婚,生孩子。我说,这就像涅槃的一首歌。他说,是啊,属于我一个人,自己写的一首歌。有时会想起这一场景,我也在写着我的歌。我没有空去参加学校的活动,我没有空上无聊的课,我要看书。智慧大抵有两种:书的智慧,还有老人由岁月获得的智慧。所以好多重要的书是老人写的。我见过一些优雅的老人,一段路有一段路相应的美。我爱我的每一年。每个身影叠在一起成为更好的自己。但愿几十年后,我也可以头发花白满腹学识风度翩翩,写我的好书,一本足矣。happy bday,mia.
  最后讲一个微博上看到的段子吧。弥留之际,他把它叫到身边:“你已经陪了我71年,是时候回去未来了。”“陪我再吃一次铜锣烧吧。”“好。”可是,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来不及咬一口的铜锣烧掉落...那一晚,它回到家里,拉开了抽屉...1969年,那天风和日丽,它又一次对那个为零分试卷发愁的男孩子说,从今以后,多多指教。 你知道吗,多啦A梦,我不要口袋,只要你。

【from super mia http://www.u148.net/article/2929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